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十二年前,3名川農的大學生選擇留在蒲江種植獼猴桃,彼時這座縣城的獼猴桃還沒有現在這般聞名。“說實話經歷了很多挫折,最終我們決定走有機農業這條道路。”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眼前的這個大男孩叫楊欣,一位癡迷于獼猴桃的“80后”。在他身上可以聞到工匠的氣味。用他自己的話說,只要醒著的時候都在思考獼猴桃。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創業之初非常艱苦,最初他們采取的方法是收購果農的獼猴桃,包裝后零售出去,為了能收購到新鮮優質的獼猴桃,幾個人要深入到種植基地和農戶一起采收果子。遇到山高路遠的地方,往往要停留幾天時間,楊欣就借住在種植戶家中。條件艱苦的時候,楊欣甚至用幾塊木板支成一張床,把“床”安在了種植地里。雖然環境惡劣,但楊欣依然熱情高漲,畢竟每天幾百元的收益是當時他們半個月的工資。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但是這樣的做法很快就出現了問題。“我們能拿到的果子,別人也能拿到,甚至更好,更便宜,我們沒有競爭優勢。”怎樣實現差異化?那時正值蒲江縣提倡有機農業,楊欣于是萌生了做有機獼猴桃的想法。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當決定要嘗試有機獼猴桃種植的時候,他流轉了105畝地做試點,同時實踐種植了5個品種,他還發起成立了有機獼猴桃研究院,他的目標是實踐出一條有機獼猴桃種植的大道。給蒲江,乃至全國獼猴桃產區的老百姓輸出種植技術。

“循環可持續發展”的有機種植,對環境友好,對人們的健康“百利無一害”是我選擇和堅持這種方式從事農業的初衷,同時也是實現差別競爭,實現和新西蘭進口獼猴桃與其競爭的優勢之一。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楊欣告訴本網編輯,她所種植的獼猴桃可是有秘訣。不光用有機堆肥,防蟲害方面也不用化學產品,而是用物理方式防蟲,更有意思的是,他選擇種植雜草來防蟲。“蟲子去吃雜草,就不會再盯著獼猴桃樹的葉子了。

為什么最終選擇有機獼猴桃種植
早在2005年,當時還是位于雅安的四川農業大學本科生,他來到蒲江的一個農業的公司實習,畢業后便留在了這家當時全國最大的中外合資獼猴桃種植公司(聯想佳沃集團的前身)。做農業是我的夢想。做獼猴桃是我畢業后培養起來的興趣,在前往新西蘭學習獼猴桃栽培技術及產業學術交流后,更加鞏固了我的事業方向。但是他并不習慣體制內的工作氛圍,一直懷揣一顆創業夢,獨立創業才是他的目標,在一次同學聚會中,他和一位同學一拍即合,隨后一位師兄也加入了他們的團隊,三位川農的畢業生于是開始了創業之路,這就是上面我們給大家上述的楊欣創業的起因。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好事多磨。2015年,眼看精心培育的獼猴桃樹日漸茁壯,楊欣滿以為會是一個豐收年。哪知一場前所未有的冰雹突襲了獼猴桃基地,屋瓦掀翻、圍墻倒塌,正值花期獼猴桃一片慘狀:枝丫斷了,花蕾損了,就連地上重育的小苗也都全軍覆沒。“撐住!重建!這是我當時唯一的信念。”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摸索修剪技巧,拯救樹苗,楊欣頂著烈日開始了浩浩蕩蕩的“拯救工程”,因為堅持有機種植,獼猴樹有了調劑功能,全力補救后,存活下了2萬余斤的果子。楊欣說,面對蟲害、病害爆發時候,如果選擇化學藥品,一桶藥過后,獼猴桃可能會存活得更多,但堅持有機農業的初心讓他放棄了這樣做。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獼猴桃是水果分類中的“小水果”,在我國最適宜商業化適地栽培的區域小,對種植技術要求高,營養成分全面,市場前景廣闊。然而,原產于中國的獼猴桃,是“墻內開花墻外香”,新西蘭在100多年前引進我國的獼猴桃,現在卻占據了我國的高端消費市場,現在市場上周年銷售的陽光金果都是出產自新西蘭佳沛公司,國產獼猴桃高端市場毫無招架之功。我就想改變這一現實,工匠于“她”,星火燎原。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做有機,訴求很簡單。“如果說起初只是為了一個有機夢,有孩子以后就覺得,一定要讓他們吃上安全美味的水果,讓所有的人來認可中國的好品質。”本著這樣的堅持,楊欣堅信能做出自己的有機品牌。

對于有機水果的培植,楊欣有著自己獨特的看法。果園下的土壤每年都會有大量的有機堆肥,輔以昆蟲和微生物活化土壤。他打了個比方:普通的化肥成分過于單一,對于植物而言就像精致的食物,有機堆肥則像五谷雜糧,養分多樣。“但是人總是吃精致的東西不一定健康,常吃五谷雜糧的人反而身體健壯。對植物而言也是如此。”中國獲得有機認證的農產品,不見得是真正的有機,這可以理解。我們培植的有機獼猴桃,可以經得起任何方式的質量測試,我們負全責!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所謂有機種植,即不使用任何含化學原料的肥料。也正是如此,一百來畝的獼猴桃種植基地里雜草密布,不過其中自有學問。“我們不是除草,而是控草。”有機獼猴桃基地技術主管鄧衛國解釋,不將雜草“趕盡殺絕”而是控制它的高度,每當超過標準時才對其進行修剪,如此來能夠建立一套草的生態體系,“草可以收集空氣中的氮元素,樹盤周圍的草更是可以維持土壤中微生物和昆蟲的含量。”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防治蟲害用沾蟲板+滅蟲燈

雜草也能防蟲
果樹需要保護,通常農民的做法是用化學的殺蟲劑,但是有機水果并不能使用這種方式殺蟲,楊欣的果園通過物理的方式來讓果樹避免蟲害。
對于小的蚜蟲,用黃色的沾蟲板就夠了,薊馬則需要藍色的粘蟲班,在他的園子里,每隔兩棵果樹就會懸掛一個沾蟲板,里面布滿了像小黑點似的蚜蟲。而大一點的蟲子,則要用到滅蟲燈。這種燈白天吸收太陽能,到了晚上就會發光吸引一些夜出的蟲子,待其靠近殺蟲燈,便將其電暈。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楊欣的防蟲手段還不止這些。蒲江獼猴桃網編輯注意到,果園的地面上長滿了一種綠油油的草。“傳統果農的觀點是雜草就該除掉,但是草可以吸引一些蟲子去吃它,讓他們不必去吃獼猴桃樹葉,從而達到防蟲的目的。”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并且,楊欣有機獼猴桃果園的草也是他精心挑選的。據介紹該草名叫毛葉苕子,是一類固氮的豆科植物,不光可以吸引害蟲,還有改良土壤、肥沃土地的作用。當然,為了防止草類過度侵奪果樹的養分,楊欣會對毛葉苕子定期修剪。“等到了草到了枯萎的季節,我們還會將它們埋進土里當做有機肥,物盡其用嘛。”

擇了有機種植之路,便注定沒有空閑的間隙,坐果之后,枝葉仍茂,春時新芽多發,但芽果相爭,果子終是吃虧,于是便有了“抹芽”之術,即將梳理枝條距離,減少新芽生長對果子營養的爭奪。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直接聯絡水果超市
利潤比其他果農高10余倍
獼猴桃一般三年才能掛果,在經歷了2015年的冰雹以后,去年果園又遭到的干旱的困擾。“老天爺給我們開了一個玩笑,我們的獼猴桃產量下降了30%。”
不過,這些天災并沒有讓楊欣消沉下去,他告訴記者,目前公司每年的營業額仍能達到200多萬。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有機獼猴桃在終端的售價可達30多元一斤,而一斤普通的獼猴桃的終端售價只有10多元。更重要的是,楊欣找到了擴大利潤空間的辦法。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一斤獼猴桃,普通果農的成本就是2塊多,但是他們賣給批發商的價格只有3塊多,利潤空間實際上只有1塊左右。”為了擴大利潤,楊欣首先通過微商平臺宣傳自己的產品。很快,一家廈門的水果超市就聯系到了他,愿意直接與他對接。“現在我們跟成都的尚作等商超也達成了合作。”

在他們的經營下,這105畝獼猴桃園一年已經有200萬的營業額,他們賣出獼猴桃價格可達30元一斤,是普通獼猴桃的兩倍,利潤空間更是大了10多倍,這讓附近的農戶頗為艷羨,讓這個陽光金果的利潤空間是普通果農十幾倍。

新聞延伸:

“什么叫有機,就是不施加任何的無機肥,農藥,就讓果子在自然的狀態下生長,保證出來的果子純天然、健康。”

一年70噸 四川獼猴桃端上全球餐桌
四川的獼猴桃出口已成規模。
記者從四川檢驗檢疫局獲悉,四川獼猴桃有出口的地區在川主要是成都和廣元蒼溪縣。數據顯示,成都2016年獼猴桃直接出口38批,20.9噸,15.8萬美元。間接出口約4000多萬美元。成都轄區獼猴桃產值約15億元。據蒼溪縣數據,2016年蒼溪獼猴桃年產鮮果10.2萬噸,行業綜合產值30億元,共計出口400萬美元。據廣元局統計,2016年直接出口為4批次,49.2噸,貨值21.7萬美元。

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去年總共有70噸左右的獼猴桃出境,出口的地區主要是歐洲,新加坡,俄羅斯,中國香港、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四川檢驗檢疫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道。由此可見某些新聞里面介紹的獼猴桃出口基本上是句空話,站在全國角度來看,四川獼猴桃商業化不畏不高,但2016年全年才出口不足60噸,真不知那些張口閉口出口百噸千噸的數字如何來的?

獼猴桃苗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