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一條在新西蘭奇異果加工廠的工作體驗

周五的時候我和另外三個女生殺到Te Puke,是因為前一天聽說Trevelyan要開night shift了,還在招人。
Te Puke現在是摘果和包裝的旺季,我們尋求的是包裝廠的工作,據說這是最好的工作了。這里比較大的包裝廠有EastPack,Seeka, Trevelyan,Seeka下面有三間:KKP,Transpack,Oak Side。Oak Side是最大的一間。EastPack是開的最早的一間,3月27號就開了。來新西蘭的親,要是想做packhouse,一來就趕緊到TePuke來上門填表吧,晚了都只能恨自己了。我就很恨自己在奧克蘭那么長時間怎么不早來登記,那我至少可以上day shift。

轉發一條在新西蘭奇異果加工廠的工作體驗

轉發一條在新西蘭奇異果加工廠的工作體驗

周五我們殺過來的時候在Trevepyan填表,然后就得等通知。晚上住在Kiwi Corral,Manager說可以去Oakside試試,他們還在招人。于是周六早上奔過去,填表做induction,簽合同,然后等通知周三開始上晚班,晚8點到早7點,期間有三個15分鐘的break和半個小時的lunch time,每小時15紐刀,lunch time沒有payment。
night shift一般是8點開始,9點55一個break,12點10分lunch time,3點15break,5點15break,免費提供咖啡喝茶,反正是機器,喝哪個自己按, black/white coffee with/without sugar/ black/white tea with/without sugar,white就是加牛奶的。我一般都是要咖啡加糖加奶,不過工作的時候其實也感覺不到困。沒那個時間。現在我們線做的都是first class,銷去日本的奇異果,包裝盒上都是日語。好的一般都是去日本歐洲,不好的去往非洲。
這是我來新西蘭的第一份工, 所以還不能對packhouse這份據說最好的工作有很大的認同感。我的工作是tray preparation,把紙盒拿過來,保鮮膜扯下,鋪在盒子上,拿一個tray放進盒子,這算是一個做好的可以裝奇異果的包裝盒了,然后放到傳送帶上。一個晚上至少要做2000個。其實也不需要多動腦子,只要像個機器一樣不停得動就行。夜班的車間女工真的是太辛苦了。
昨天是第二次上班,整個精神比第一天更差,一方面昨天睡的不好,另一方面完全沒有了第一天的新鮮感。5點15最后一次break的時候,都癱了,神志不清,那種狀態下被販賣大約都不會反抗。
昨晚我負責的三條線都非常的線都是超級快,以至于我機器似的一分鐘大約做10tray都來不及。12點過后感到右手小臂一根連大拇指的筋疼得特別厲害,右手總是施力,要搬要拽要鋪要放,流水線上的27號果不停得掉,我也只能趕緊愛做tray。當時的感覺很奇妙,明明腰都要斷了,背也成石頭了,手臂也抽的疼,大腦卻是非常清醒。還可以冷眼看著自己飛快得做tray,大腦里一直在問自己:我究竟是在做什么,我的人生到底是行進到哪里了,唉,人生啊。
早上下班聽到team leader說finished,圍裙摘下,手套摘下,出門。
一路上,外面的風景還是很美。
可是,只想回家。洗澡。睡覺。

獼猴桃苗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