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春風化雨正當時——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2018年7月26日 遵義日報 記者:查靜)

盛夏7月,在播州區三岔鎮,記者看到:漫山遍野的紅心獼猴桃長勢喜人,果實累累,雖是掛果初期,卻是一片豐收在望的景象,令人喜不自勝。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2018年八月份即將收獲的紅心獼猴桃)

然而,在兩年以前,這里的獼猴桃產業卻是另一番景象:上千畝的獼猴桃長勢極差,病的病,死的死,村民們望著地里干枯的果樹,紛紛嘆息。

同樣的氣候、土壤、水文環境,為何出現截然不同的景象?短短兩年的時間,從長勢極差到長勢喜人,其背后,發生了哪些故事?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訪干部,問群眾,求其答案。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三岔高山紅心獼猴桃航拍照片)

選定方向 站位高遠
2016年,無論是對三岔鎮的黨員干部,還是對廣大村民來說,都是印象深刻的一年。這一年,為解決高山村、長安村、長山村3個貧困村的脫貧,三岔鎮黨委、政府經過多方奔走和考察,最終選擇了在這3個村發展獼猴桃產業,以產業扶貧為抓手,帶領村民脫貧致富奔小康。
為何會選擇獼猴桃產業,而不是其他產業?三岔鎮產業發展辦副主任代志偉告訴記者,一是基于市場考慮,長期以來中國高端獼猴桃市場被國外占據。二是中國是獼猴桃的原產地,在山區生長著大量野生獼猴桃,自然條件適宜種植有機獼猴桃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三岔鎮主抓獼猴桃產業的倪宣毓副鎮長在生產基地調研)

然而說起高端獼猴桃,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新西蘭,它是世界公認的獼猴桃最佳種植基地,其生長的獼猴桃品質優良、口感豐富得到了消費者的普遍認可。
據新西蘭佳沛公司有關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成為新西蘭佳沛公司最大的獼猴桃進口國,平均每個中國人消費了半個佳沛獼猴桃。其預測,在未來的4年內,佳沛在中國的銷量將翻倍,而到2025年,平均每個中國人將消費一個佳沛獼猴桃。
由于市場的驅使,近年來,國內獼猴桃產業發展迅速,其中主要產區在陜西眉縣、四川蒲江、貴州修文等。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初具規模的三岔獼猴桃基地基地遠眺)

播州區農牧局茶產業發展中心高級農藝師楊正芬告訴記者,經過10多年的發展,如今,我國雖然是獼猴桃的原產地和生產大國,但由于品質、口感等方面的原因,獼猴桃產業卻一直不溫不火。
在這樣的背景下,三岔鎮定位高端獼猴桃市場,是切實可行且站位高遠的。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播州農業局的楊正芬多次前來基地指導生產)

干群發力 破解難題
但一項產業的日漸成熟,遠比想象中的艱難,尤其是在沒有成功經驗可復制的情況下,三岔鎮走了不少彎路。
2016年1月,選準產業方向后,三岔鎮整合中央、省、市、縣各級產業扶貧資金及其它涉農項目資金,加大扶持力度,以村集體經濟為載體,帶動群眾共同發展,共投資800多萬元,用于原生苗、嫁接穗條、水泥樁、鋼絲、扎絲等物資的前期投入。與此同時,引導返鄉農民工創業,以“村集體經濟+大戶+貧困戶+散戶”的模式,發動300多戶群眾在高山村、長安村、長山村發展種植獼猴桃四千余畝。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獼猴桃基地搭建棚架的過程)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獼猴桃樹苗在種下去1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出現了病的病,死的死的狀況。
難道就這樣讓800萬元的扶持資金“打水漂”,讓干部、群眾的心血付諸東流?
思前想后,不愿服輸的三岔鎮黨委、政府主要負責人帶領種植大戶,多次到我國最大的紅心獼猴桃種植區——成都市蒲江縣去“取經”。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三岔鎮政府組織種植大戶和技術骨干到四川蒲江學習)

和其他桃子、李子類果樹不一樣,獼猴桃屬于藤本植物,必須要有支撐物來保持較好的樹形,保障最佳結果狀態。從栽前施用有機底肥,整地翻犁,到架材的選定,定植栽樁,病蟲害防治,無一不需要精細化的管理。可以說,其中稍有一項不注意,就可能影響獼猴桃的長勢和掛果。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種植大戶組團到成都獼猴桃主產區學習種植技術)
三岔鎮出現上述情況,是不懂技術,后期管理不善所致。
找準癥結后,為攻破技術難題,2016年,三岔鎮到四川省蒲江縣,聘請了成都川之龍農業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以每年40萬元的服務費,為三岔鎮四千畝獼猴桃提供技術支持。
在成都川之龍公司的技術支持下,不到半年的時間,補的補苗,管的管理,四千余畝的獼猴桃重新煥發了生機。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播宏公司張豪在指導貧困戶進行獼猴桃套袋工作)

如今,說起第一年種植獼猴桃的失敗歷程,長山村的種植大戶江登常百感交集。
江登常告訴記者,2016年1月以前,他還在省外的一家鞋廠當一名設計師,年薪15萬元,過著悠閑自在的生活。
然而,原本平靜的生活卻被2016年1月份的一個電話打斷。
時任長山村的村主任,打電話給他說,你回來種植獼猴桃吧,現在村里在發展獼猴桃產業,前景很好。
掛斷電話,在查閱了相關資料和外出考察后,江登常作出了一個決定:回鄉發展獼猴桃產業,結束自己在外漂泊20多年的歷史。
回到家鄉后,第一年,帶著多年在外務工積累的資金,江登常流轉了60多畝土地,種上了獼猴桃。然而,栽下一個月后,獼猴桃樹苗就開始病的病,死的死,江登常一下子傻眼了。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三岔業主江登常到播宏公司高山基地學習獼猴桃種植技術)

“原本以為穩賺不賠的買賣,結果在第一年就化為泡影。”江登常說,那個時候,他才知道農業科技的重要性,才明白一個產業的發展是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一時的失敗,并沒有擊垮江登常,反而激起了他干事創業的斗志。從那以后,學習成了江登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跟著成都川之龍公司的技術人員學,到外地考察學。如今,兩年的時間過去,江登常也成為當地有名的獼猴桃種植 “土專家”。

有了技術支撐,江登常更有底氣了。今年,他還把房子賣了,并向銀行申請了貸款,又流轉了60多畝土地,種上了獼猴桃。
然而,技術難題雖解決了,但一個產業的發展壯大,僅僅靠政府的扶持是遠遠不夠的。要撬動民間資本的投入,積極探索利益聯結機制,真正讓貧困戶參與進來。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農廣校的老師在教授貧困戶獼猴桃種植技術)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從這一層面來說,政府思考既然把有技術的企業招進來了,為何不讓他們落地生根,從單純提供技術到發展基地種植,帶動貧困戶、散戶一起,發展全產業鏈,真正做大做強三岔鎮的獼猴桃產業?
作為成都川之龍農業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來說,通過一年的服務,了解到三岔鎮的氣候、土壤、水文環境比蒲江縣更適宜種植優質獼猴桃。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播宏公司管理人員向拜訪的客人介紹獼猴桃情況)
“三岔鎮緯度在27.4°,海拔平均在980米左右,晝夜溫差大,有利于果實的干物質(內含物)積累,土壤氮磷鉀等養分含量較高、透氣性較好,具備生產優質獼猴桃的先天條件。”成都川之龍農業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遵義播宏獼猴桃果業有限公司前身)總經理郎東告訴記者,發現商機后,在三岔鎮,他們也不僅僅滿足每年賺取那點服務費了。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2018年播宏公司高山獼猴桃長勢喜人)

可以說,各自理清思路后,就做大做強三岔獼猴桃產業,占領高端市場,雙方一拍即合。
2017年,除了提供技術支持外,郎東帶領的團隊在三岔鎮成立了遵義播宏獼猴桃果業有限公司,以后期管理占股70%,村集體經濟前期投入占股30%的方式,與村集體經濟合作經營。按照“三變”改革的模式,基地內涉及流轉土地的農戶,除了在基地內享受優先安排務工、領取流轉費用外,從獼猴桃掛果之年起,五年內每畝分紅30斤,五年后每畝分紅50斤的模式,探索產業基地與農戶的有效利益聯結機制。
如今,除了管理3000多畝基地外,播宏公司還發展了自己700多畝的基地。在播宏公司的指導帶動下,今年,三岔鎮發展種植獼猴桃共4020畝,覆蓋高山、長安、長山3個貧困村和慶遠社區。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通過我們的努力,在三岔這個地方,我們不僅要盈利,更想讓中國獼猴桃走出新路,與新西蘭獼猴桃一較高低。”郎東說,這一直是他的一個夢。
后續發展 任重道遠
從果樹栽種失敗,到長勢喜人,并實現了初掛果,這一路上,見證了政府、村民、企業的一同成長,也見證了產業發展路上大家的甘苦與共。
今年,獼猴桃長勢喜人,雖然實現了初掛果,但前進的腳步從未停止。為解決掛果后市場、品牌等后續問題,目前,三岔鎮已成立遵義山高紅獼猴桃種植專業合作社,通過報團發展,按照“支部+村集體經濟+公司+合作社+大戶+貧困戶+散戶”模式,以統一投資、統一技術、統一質量、統一品牌、統一銷路,實現貧困戶、散戶兩覆蓋的“五統一兩覆蓋”。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鎮政府產業辦主任代志偉向記者介紹三岔發展獼猴桃的歷程)

“今年實現初掛果,產量不大,我們準備在9月底搞一個獼猴桃產業推介會,邀請省內外的行業代表前來參觀,通過游園采摘體驗,宣傳推介三岔高山獼猴桃,為下一步市場打基礎。”代志偉說。
發展產業,生產是基礎,市場是關鍵。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播宏公司在安村新建的獼猴桃標準化示范園區)

“雖然很看好高端獼猴桃產業的市場前景,但為避免出現滯銷情況,目前,依托播宏獼猴桃果業公司的資源,我們已前往成都、湖南等多個城市,簽訂訂單農業。”遵義山高紅獼猴桃種植專業合作社社長劉洪躍告訴記者,就目前他們掌握的行情看,4000多畝獼猴桃1200—1600萬斤的產量不愁銷路。但要打入高端市場,品質是關鍵。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記者采訪獼猴桃基地生產銷售情況)
郎東也告訴記者,就他多年來在成都市蒲江縣的種植經驗來看,紅心獼猴桃的市場并不愁。三岔的獼猴桃要占領高端市場,實現可持續發展,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其中品質是關鍵。

楊正芬說,“五統一兩覆蓋”是三岔鎮獼猴桃走出去的法寶。按照這一思路,接下來,三岔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如標準化建園,水、電、路等基礎設施不斷完善,如《播州區獼猴桃標準化栽培技術規程》的制定出臺,如“三品一標”的申報認證,如公共品牌的打造,如擴大冷庫的建設,如種苗的培育等等。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好在敢干敢想、敢試敢闖的三岔干部和群眾團結一心,一項項舉措正在逐步落實:播州區正在制定《播州區獼猴桃標準化栽培技術規程》,選址新建3000m3的冷庫被提上日程,“三品一標”申報工作正在申報,10多個國內外品種已在播宏獼猴桃果業公司自己的基地上試種。
到2020年,實現獼猴桃種植面積達2萬畝的目標。這對三岔鎮既是激勵,更是鞭策。

春風化雨正當時 ——貴州遵義播州區三岔鎮發展獼猴桃產業解讀
(遵義日報記者 查靜)

獼猴桃苗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