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軍撰寫的世界獼猴桃主產區分布

早在兩千多年前,獼猴桃就以“萇楚”之名出現在《詩經》里,但它在中國的地位卻一直都是野果,直到1978年,我國獼猴桃的栽培總面積都還不足1公頃。20世紀70年代末,我國開始對獼猴桃進行資源開發研究和規模栽培,短短40年后,中國已經成長為獼猴桃世界產量第一大國。然而光鮮的背后,獼猴桃資源通過非正常途徑流失海外、農藥的濫用和野生獼猴桃資源的大量破壞,讓人不禁為中國的獼猴桃產業憂心。

每年9月到10月,是我國獼猴桃采摘期,成熟飽滿的獼猴桃從寬大柔軟的樹葉里探了出來,密密匝匝地掛滿藤蔓,形成了一番怡人悅目的果園景觀。在被大規模商業化種植之前,獼猴桃在中國一直被當作園藝觀賞植物。唐代詩人岑參《太白東溪張老舍即事,寄舍弟侄等》一詩中,就有“中庭井欄上,一架獼猴桃”這樣的句子,這也是獼猴桃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典籍之中。

史軍撰寫的世界獼猴桃主產區分布

獼猴桃屬是個大家族這張獼猴桃家族的大合照也許顛覆了很多人對獼猴桃外形的認識:卵圓形的果實,泛青的褐色表皮上裹著一層細小的絨毛。根據《中國植物志》的記載,全世界的獼猴桃屬植物有55種,我國至少有52種。然而人們通常見到和吃到的獼猴桃只是獼猴桃屬的其中兩種:美味獼猴桃和中華獼猴桃。這是目前人工栽培最多的兩個品種,在全球范圍內,美味獼猴桃的種植面積約占85%,中華獼猴桃約占15%。軟棗獼猴桃和狗棗獼猴桃等有少量栽培,而其他品種則都是幾乎未被馴化的野生種。

我國獼猴桃的種類眾多,分布極廣,南至兩廣和云貴高原,北至東北三省,均有獼猴桃屬植物的自然分布。商品獼猴桃的主要產區集中在四川雅安—都江堰一線、陜西的秦嶺北麓至渭河南岸、河南伏牛山一帶以及貴州、湖北、西、福建、浙江和湖南省等地。陜西是中國獼猴桃產量第一大省,2011年全省的獼猴桃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60%。陜西省的周至縣和眉縣是全球最大的獼猴桃生產基地。這一區域全年光照充足,年日照時數1900小時以上,地勢較為平坦,年降水量分布均勻,生長季的風力較輕,土壤pH值適中,也沒有低溫凍害和冰雹等災害天氣,是獼猴桃的優生區。

位于北京香山腳下的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里曾經有個種滿獼猴桃的果園,但后來不知緣何被人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葡萄園和葡萄酒研究基地,如今只剩下幾株獼猴桃樹零星分散在植物所的中草藥園區和家屬區的院子里,若沒有指引,便很難找到,連植物所的朋友也感嘆獼猴桃在水果研究的領域地位確實不那么顯赫。雖然現在市場上可以買到種類繁多的獼猴桃,但獼猴桃的馴化過程在國內和國外卻都是一條漫長而崎嶇的路。

從中國野果到奇異果的華麗變身
1904年,新西蘭女教師伊莎貝爾來到中國,探望她在湖北省一所教堂傳教的妹妹,并帶著一小包美味獼猴桃(Actinidia deliciosa)的種子回到新西蘭。這包種子發芽長出的獼猴桃順利開花結果。在全球市場上,長期占據高端獼猴桃霸主地位的品種“海沃德”,就是在這批美味獼猴桃的后代里經過不斷挑選和培育的品種。

實際上,在伊莎貝爾之前,有很多植物獵人已經將獼猴桃的種子送往歐洲和美洲。這其中就包括鼎鼎大名的英國植物采集家威爾遜。威爾遜在1899—1911年間曾先后4次來中國大規模采集植物種質資源,收集了珙桐、罌粟花、報春花、川木通、繡線菊和雙盾木等重要的植物類群,這些植物資源在西方的園藝花卉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當然,威爾遜也沒有錯過獼猴桃這類特別的植物。1900年,這些獼猴桃種子順利生根發芽,但是在1911年之前,英國人都沒有收獲獼猴桃的果實。同一時間,美國農業部也獲得了獼猴桃的種子,他們在美國各地試種了超過1300株獼猴桃,遺憾的是,這些植株如旅居英國的同胞一樣,也未能結出果實。后來調查發現,英國和美國培育的首批美味獼猴桃植株都是雄的!那必然是結不出果子的!

跟人類一樣,植物也是分性別的,既有可以產生花粉(精子)的雄蕊,又有可以產生胚珠(卵子)的雌蕊,這兩者相互配合就可以實現授粉受精,結出果實。蘋果和桃子等常見果樹都有完整的兩性花朵。但是獼猴桃就不一樣了,它們是功能性的雌雄異株植物——雄性植株就只有雄蕊,只能產生花粉;而功能性的雌性植株,雖然既有雌蕊又有雄蕊,但是這些雄蕊都只是擺設而已,根本不能產生合格的花粉,這些外表上的兩性花都只是雌花而已。因此,所有獼猴桃都必須由雄性植株和雌性植株相互配合,才能真正實現開花結果。

法國,北半球的獼猴桃生產大國

獼猴桃有喜陽光但怕曬的習性,所以法國果農在獼猴桃藤上覆蓋了一層防曬網,避免果子暴曬于強光之下。法國是北半球的獼猴桃生產大國,2013年,法國的商品獼猴桃產量達到55999噸,位居世界第6位。和新西蘭的佳沛奇異果一樣,法國也有自己的獼猴桃品牌“奧斯卡”,為了保證“奧斯卡”獼猴桃一整年都能遠銷海外,“奧斯卡”公司和南半球的智利合作,智利的生產商就會在不同的月份用同樣的方法種植獼猴桃

同威爾遜相比,伊莎貝爾無疑是幸運的,因為她帶回的新西蘭種子繁育出因為她帶回的新西蘭種子繁育出的三株植株中有一株雄性植株,還有兩株功能性雌株。美味獼猴桃于1910年在新西蘭掛果,不久后,英美種植者們也從中國得到了雌性植株,但是他們似乎并沒有在果實選育上投入太多精力,只是把美味獼猴桃當做觀賞植物,任其在庭院中花開花謝。而新西蘭的種植者卻是如獲至寶,將獼猴桃生產變成現代水果產業的經典案例。

20世紀30年代,美味獼猴桃在新西蘭掀起了一場獼猴桃熱,越來越多的果園開始種植獼猴桃。1924年,新西蘭種植者在獼猴桃果苗中發現了獼猴桃的傳奇品種——海沃德(Hayward)。這種獼猴桃屬于美味獼猴桃,個頭大,果形漂亮,酸甜適度,儲藏性能優良(室溫條件下可存放30天),堪稱為市場而生的水果。

新西蘭人為了將美味獼猴桃推廣到國際市場,決定把新西蘭國鳥幾維鳥的名字(kiwi)贈予獼猴桃,將其命名為“奇異果”(kiwifruit)。后來,奇異果一炮而紅,甚至讓我們忘了,這種水果其實就是美味獼猴桃,它們的老家在中國。

綠心、黃心和紅心——中華獼猴桃的崛起和困境
中國的野生獼猴桃的資源十分豐富。從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中國的園藝學家利用嫁接或者扦插繁殖的辦法,將選育出的美味獼猴桃優良品種推廣開來。但這些品種里面沒有一種能撼動海沃德的霸主地位,直到20世紀90年代,一種黃色果肉的獼猴桃出現在市場上。毫無疑問,果肉金黃的獼猴桃更符合人類的審美天性。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并非由美味獼猴桃選育出的品種,而是一種名為中華獼猴桃(Actinidia chinensis)的全新品種。

獼猴桃的果肉顏色是由三類色素共同決定的,分別是葉綠素、類胡蘿卜素和花青素。通常來說,不管是哪種獼猴桃,在果實未成熟之前葉綠素都是最優勢的色素,這點我們在番茄和蘋果身上也能有直觀感受。隨著果實的成熟,葉綠素會逐漸減少,展現出成熟果實的顏色(黃色、白色或者紅色等)。但是美味獼猴桃中的葉綠素在成熟時也不會減少,所以傳統獼猴桃品種的果肉都是綠色。而新品種的中華獼猴桃的葉綠素會隨著果實成熟慢慢降解,逐漸呈現出類胡蘿卜素特有的黃色——這正是水果商們夢寐以求的果肉顏色。

喜風怕刮 獼猴桃是嬌嫩的水果,沿著風光旖旎的新西蘭北島普倫蒂灣畔的公路驅車飛馳,便可以看到路旁高聳的樹墻,這些被修剪得整整齊齊的防風林把新西蘭成千上萬的奇異果莊園圈隔成一塊塊精致的碧綠。獼猴桃葉大而薄,新枝嬌嫩,很容易被初春的大風摧殘,所以防風處理尤為重要。

喜風怕刮 獼猴桃是嬌嫩的水果沿著風光旖旎的新西蘭北島普倫蒂灣畔的公路驅車飛馳,便可以看到路旁高聳的樹墻,這些被修剪得整整齊齊的防風林把新西蘭成千上萬的奇異果莊園圈隔成一塊塊精致的碧綠。獼猴桃葉大而薄,新枝嬌嫩,很容易被初春的大風摧殘,所以防風處理尤為重要。

奇異果:小鎮蒂普基的符號1998年,新西蘭發行了一套名為“小鎮符號”的郵票,挑選了10個最具代表性的新西蘭小鎮和小鎮的符號象征,其中就包括“奇異果之都”蒂普基鎮和鎮上巨型的奇異果雕塑。蒂普基坐落于新西蘭北島的普倫蒂灣畔,屬于溫帶海洋性氣候,陽光充足,土壤肥沃。20世紀70年代是新西蘭出口貿易飛速增長的時期,至1978年,新西蘭出口的獼猴桃占其生產總量的80%。鎮上許多果農靠種植獼猴桃出口到歐美致了富,蒂普基成了當時新西蘭最富裕的小鎮。

目前市面上的黃心中華獼猴桃主要有我國武漢植物園選育出的“金桃”和“金艷”,以及新西蘭培育出的“Golden3”和“Golden9”。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用了20年時間選育馴化的“金桃”在2001年被意大利金色獼猴桃集團公司“Consorzio Kiwigold”花重金買下了歐盟市場的繁殖權,這是中國第一次以自主知識產權的專利方式向國外轉讓品種繁殖權。這意味著意大利每種植一棵“金桃”獼猴桃,都需要向武漢植物園付專利費。“金桃”出國之后,在意大利、希臘和法國進行了試種,在歐洲市場上打敗了新西蘭研發的高端黃心中華獼猴桃品種“Hort16A”,而這次繁殖權的轉讓是中國第一次以獼猴桃研發技術為競爭力打入國際市場。

奇怪的是,揚名海外的“金桃”在中國卻經歷了一段很尷尬的時期:明明是中國培育的獼猴桃品種,但若想要躋身國內市場,還必須通過國外引進的方式。這便回答了很多人的疑問,為什么中國也能研發出好吃的黃心獼猴桃,但市場上看到的仍然是以進口的居多。這個怪現象的原因在于當時沒有國內企業愿意以合理的價錢接手,所以“金桃”的國內市場專利使用權便被意大利公司以數百萬的高價買走,還承諾如果擴大獼猴桃的種植面積,會繼續支付一定數額的使用費。農業公司出價的高低也從側面說明當時國內企業對農業技術缺乏重視和有遠見的投資,企業在農產品技術研發領域的參與度也很低。研究機構的科研成果在國內得不到相應的尊重和回報,也只能無奈將專利的使用權割愛給外國。

攀附是獼猴桃生存的法則

獼猴桃屬于藤本植物,生長速度比喬木和灌木快很多。和棗子在棗樹上掛果不同,它們會沿著木棚等支撐物盤踞而上,爬到有陽光照射的高處后便開枝散葉,結出累累果實。野生的獼猴桃更是有堅韌而旺盛的生命力,它們的藤蔓從主藤上四散開去尋找大樹攀附,虬然抵達樹冠,有的獼猴桃枝葉甚至可以茂盛到奪盡陽光,讓大樹的枝條枯死。

直到2008年后,才有國內公司和意方簽訂合約,將“金桃”的專利使用權帶回國內,結束了“金桃”獼猴桃“墻內開花墻外香”的局面,讓中國消費者也能吃到國內生產的價格低廉的優質獼猴桃。然而,相比意大利“金桃”1公頃4噸的產量,中國“金桃”的單位產量卻只有這個數值的三分之一,產業規模化發展的程度仍然遠落后于意大利。

紅色果肉的中華獼猴桃近年來也異軍突起,最具代表性就是“紅陽”和“楚紅”這兩個品種,因為富含花青素的緣故,靠近果心部位的果肉就顯露出鮮艷的紅色。我第一次吃紅心獼猴桃的感覺,還以為又嘗到了高級進口水果,可需要特別說明的是,這兩個紅心品種是土生土長的中華品種,它們分別是從河南和湖南的野生中華獼猴桃中選育出來的,這也是我國獼猴桃工作者搶占的一步先機。

100年前,它們的身份只是歐洲庭院的園藝植物
1914年,世界上最悠久的植物學雜志《柯蒂斯植物學雜志》刊登了一張中華獼猴桃的彩色插圖。《柯蒂斯植物學雜志》于1787年由威廉·柯蒂斯創刊,這張插圖是由當時英國皇家植物園的首席畫家瑪蒂爾達·史密斯繪制。盡管已經過去了100年,中華獼猴桃的花、莖、葉依然躍然于泛黃的紙上,連葉子表面的絨毛和花瓣上的紋路都清晰可見。可這位畫家并沒有把獼猴桃果實繪入畫中(盡管英國人已經于1911年成功獲得獼猴桃的果實),可以想見,當時的英國人只是把獼猴桃這種藤本植物當做庭院園藝植物來栽培和觀賞。

2006—2013年世界7大商品獼猴桃主產國種植面積變化趨勢

2006—2013年世界7大商品獼猴桃主產國總產量變化趨勢

2006至2013年,世界獼猴桃種植面積和產量呈持續增長之勢,傳統獼猴桃大國新西蘭和后起之秀意大利、智利、希臘是除中國外獼猴桃產量最高的4個國家,且都是獼猴桃出口大國,所以這4個國家獼猴桃產量的穩定性對于世界獼猴桃市場十分關鍵。

在這8年間,中國獼猴桃的生產面積和總產量都有60%和53%的飛躍,但主要還是自產自銷,進口量遠大于出口量,進口價格也高于出口價格。在單位產量上,中國仍遠落后于新西蘭和智利,側面反映了中國還需要改進栽培管理水平。

京梨獼猴桃
Actinidia callosa var. henryi
攝影師在廣西樂業縣大石圍天坑附近拍到了一些京梨獼猴桃,它最特別之處在于果實表面有明顯的淡褐色斑點,不過只有廣西當地人才知道這種藏身于喀斯特大型天坑旁的野生獼猴桃,當地人稱之為“馬奶奶”,因其成熟時形狀和大小像馬的奶頭,故得名。

軟棗獼猴桃Actinidia arguta
軟棗獼猴桃零星地分布在東北和華北的山林里,正處于從野生狀態走向人工培育的過渡期。東北地區的人們常把這種獼猴桃家族的小個子稱作軟棗子,成熟的圓球形果子只有2—3厘米長,維生素C含量是其他水果的幾十倍,可以連皮一起吃。每年國慶前后,大連、沈陽等地居民就會驅車前往大山里尋找它們。近年來,已有少部分農戶開始嘗試人工栽培軟棗獼猴桃。

狗棗獼猴桃
Actinidia kolomikta

中國的獼猴桃為什么大而不甜?
雖然近年來,中國的獼猴桃產業蓬勃發展,但新西蘭進口的奇異果還是最受消費者關注的。它的價格是國產獼猴桃的10倍左右,最貴的能賣到15元1顆,但為什么這身價金貴的果子仍然受到熱烈追捧?原因說簡單也簡單,就是因為人們愿意為奇異果加倍香甜的口感買單。

但我卻頗不服氣,我國坐擁世界上最豐富的獼猴桃植物資源,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國的農業專家便開始鉆研選育獼猴桃,全國各地的獼猴桃研究機構也不斷有新的研究成果,國內的品種還賣到了意大利,難道國產獼猴桃真的比不上進口貨?帶著這個疑問我請教了獼猴桃研究機構的專家。

專家告訴我,這其實是種植的問題,而非品種原因。中國一些獼猴桃果農使用植物生長調節劑讓獼猴桃在短時間內拉長增大到成熟期的個頭和重量甚至更大,提前采摘下來。這樣不僅能“提高”產量,而且還可以節省下種植后期施肥和澆灌的高成本。此外,收購獼猴桃的客商們也是這黑幕的重要環節。一些品種的獼猴桃在自然生長的條件下果實比較小,果農們就曾抱怨如果不蘸膨大劑,獼猴桃賣相不好,沒有客商愿意收,即使有銷路,也賣不上價。

美味獼猴桃Actinidia deliciosa

美味獼猴桃在獼猴桃屬植物中屬于大個頭的品種,果實在9月中旬到10月中旬成熟。新西蘭首先從此品種中培育出“布魯諾”、“蒙蒂”等5個品種,到1952年開始出口后,“海沃德”品種因其甜酸可口、極耐貯藏、貨架期長,逐漸成為世界各國的主栽品種。我國也培育出了“秦美”等美味獼猴桃的優良品種,“秦美”是陜西特有品種獼猴桃,以秦嶺北麓的陜西眉縣、周至縣為主要種植園區。

雖然這種以氯吡脲為主要成分的膨大劑俗稱“大果靈”,是有農藥登記號的合法農藥,經過了嚴格的毒理實驗,而且對人體不會造成傷害。但這種農藥卻會讓獼猴桃的糖酸度下降,果味變淡,口感變得酸澀,也更容易腐壞。而且使用膨大劑還會對果樹造成“殺雞取卵”式的損害,過度生長的獼猴桃掠奪了植株的生命力,樹體會變得越來越弱直至枯死。即使少數有遠見的果農不愿使用膨大劑,但也難以改變大局。

中華獼猴桃Actinidia chinensis

紅心、綠心和黃心獼猴桃都是由中華獼猴桃選育出來的市場品種。當然這些都不是它們的學名,市面上的黃心獼猴桃主要有我國選育的“金桃”、“金艷”和新西蘭進口的佳沛“陽光金果”等,紅心品種主要有“紅陽”和“楚紅”。相比紅心和黃心,綠心獼猴桃的口味偏酸,因為人們對水果甜味的需求,研究者后來才開發出紅心和黃心品種。

紅心

可是逐利是生意人的本性,難道新西蘭和意大利的果農們就能跳出這個普世規律?這就牽涉到新西蘭獼猴桃產業的運作方式。在超市里的新西蘭進口奇異果果皮上,我們都能看到貼著ZESPRI(佳沛)的小標簽,佳沛是受托于新西蘭奇異果果農的行銷公司,有2500多個果農作為它的合伙人。優質的奇異果會有好的銷情,佳沛就會給農戶更高的種植返利,而銷售劣質奇異果的農戶會被佳沛及整個行業追究,如此一來,新西蘭的奇異果便慢慢建立起好的名聲了。而在中國,因為沒有完善的管理監督體制,消費者即使買到口感不佳的獼猴桃也難以追溯到具體的農戶或者產地來問責,所以使用膨大劑的情況才難以杜絕。

狗棗和軟棗——還有哪些野生獼猴桃等待上桌?
獼猴桃家族中還有一類形象迥異的族群,它們個頭迷你、通體翠綠、光滑無毛,長居東北的人也許知道,這些看起來像棗子的水果就是狗棗獼猴桃(Actinidia kolomikta)和軟棗獼猴桃(Actinidia arguta)。我第一次接觸軟棗獼猴桃的時候就在想是誰把沒熟的棗打下來了。但是咬開果皮就會發現這毫無疑問是獼猴桃——碧綠晶瑩的果肉,黑色的芝麻樣種子和白色的果心都是它的身份說明。早在19世紀,人們就注意到這些小個頭的獼猴桃了。因為這些獼猴桃酸甜適口,并且均一性很高,不像美味獼猴桃那樣需要千挑萬選才能嘗到好味道。西伯利亞的居民很早就開始采食這些抗寒性強的美味水果了,甚至有俄國種植者預言,狗棗獼猴桃將成為新興的水果。

這兩種野生獼猴桃在中國的東北、華北、西北及長江流域都有分布,還有日本、韓國和俄羅斯的部分地區,其中以我國東北三省的資源最為豐富。狗棗和軟棗獼猴桃的營養價值與保健效果不亞于中部和南部省區種植的商品獼猴桃品種。盡管如此,它們在東北還是處于未被開發的狀態,除了山區的居民少量采摘生食和東北地區鮮果市場上的小規模售賣,絕大部分的果實都爛在山里,十分可惜。究其原因,這些品種極不耐貯藏,果實的軟化速度很快,導致它們的貨架期特別短暫;另外,它們光滑嬌嫩的薄皮讓果實在運輸過程中很脆弱,對于一種想成為商品的水果來說,這幾乎是致命的。近年來,雖然東北地區的農業科研機構開始對這些野生獼猴桃品種進行繁殖培育,但尚處于起步階段,獼猴桃專家還沒有選育出一種能大規模種植的商業品種來。

雖然中國的獼猴桃野生資源豐富,但因為人們不合理地開發和改變獼猴桃棲息地的環境,導致十多種獼猴桃品種成為瀕危種質。很多人進山里采摘這些野生獼猴桃的時候,因為獼猴桃藤爬得太高,難以觸及,便砍倒大樹以獲得果實。獼猴桃生長的支撐物被生生破壞,導致它不得不重新尋找新的大樹攀附爬藤,很多年都不能結出果實,甚至就慢慢枯萎了。

在采訪武漢植物園的獼猴桃專家李大衛博士時,他也感嘆,獼猴桃的研發確實是一條不容易的路。中國很多獼猴桃的研究所,在這30多年里都經歷了起起伏伏。特別是90年代的低潮期,科研經費匱乏,許多獼猴桃研究人員苦苦支撐,甚至無奈改行。當然也還有視獼猴桃為生命的前輩,在最困難的時候自己養魚養螃蟹賺錢來保住那些珍稀的獼猴桃資源,最終留給了后繼者一筆珍貴的財富。

喀斯特谷地中的獼猴桃果園在廣西樂業縣,被喀斯特峰林夾峙的坡立谷中,有一大片有機紅心中華獼猴桃的種植區。谷地里的過境河、耕作土和豐沛的日照給獼猴桃的生長提供了絕好的條件。廣西是中國獼猴桃商品種植區的最南端,炎炎夏日,果農們在獼猴桃的生長后期套上防曬袋,避免陽光的直接照射,也可使其不受鳥類的侵害,不受果蠅和細菌的感染。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獼猴桃產業仍然存在很多問題
獼猴桃是起源于我國的本土果樹,但卻是國外率先馴化成功形成全球性的水果樹種。國內起步較晚,但近40年來發展迅速,現在已成為世界種植面積和產量最大的國家。中國獼猴桃產業在規模擴大的同時,種植方式也得到了較大的改變,正由傳統一家一戶的“小農分散種植”逐漸發展成現代農業的“規模種植”,并加大了科技投入。

在產業快速發展的過程中,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獼猴桃產業仍存在很多問題,比如質量意識不夠,優質品牌意識缺乏,產品品質的均一性很差。我國不乏優良品種,如“金艷”、“金桃”、“紅陽”、“東紅”、“徐香”、“金魁”等,果實的風味其實不亞于國際品種“海沃德”和“Hort16A”(黃心奇異果),但我國大部分是果農分散種植,園區管理水平參差不齊,導致同一品種果品風味多種多樣,品質均一性很差;再加上我國有些果農或經銷企業不尊重自然規律,短期利益思想嚴重,盲目早采,搶購搶收,破壞了這些優良品種固有的風味;從而給消費者造成一種誤解,國產的品種風味品質不如國外的品種優良和穩定。

另一個問題就是獼猴桃生產的技術系統化程度不高,實際生產中缺少規范化的技術,導致生產的果品質量整體水平低。我國獼猴桃產業主要還是以農戶分散種植為主,雖然近8年來很多有實力的企業集中租用大片農地,實行規模化種植,還引入了獼猴桃科研單位的新品種和新技術,提高了生產標準,但仍缺少針對我國不同地區的土壤、氣候及地形地貌等條件制定相應的種植技術;也缺少針對不同類型主栽品種如紅心、黃心和綠心品種制定相應的果品采收和質量標準,以保證每個地方所生產的獼猴桃果品都達到最佳質量。同時,在現有農業體制下,缺少對農戶完整的技術培訓機制,特別是新發展的獼猴桃種植區,這導致成熟的生產技術標準不能完全被基層果農掌握和實施,影響了獼猴桃產業的整體水平提高。

獼猴桃苗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